kimkimsuga

很喜欢粉色最近(突然来发lof)

一见钟情。
(七月的脑洞,忘记发lof了,所以现在补发一个。)

很喜欢这个颜色,所以就,,,贴的都一样了

三 夏末 雨伞 我们


随着期末结业考试的结束,闵玧其的课程也接近了尾声。除了天气好的时候,闵玧其会偶尔叫上室友一起出去打打球,基本上他就闲在寝室,听歌,写词,但是宿舍怎么都没有灵感的感觉好像。话说,距离闵玧其最后一次见金泰亨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星期了吧!
早上的空气很清新,雾气已经差不多消散,铺在草坪上的雾气,散发出一股独特的青草和泥土混合的气味,这是属于夏天早上所独有的味道。校园这个时候没什么人,绿色的足球场,一如既往的国旗台,一成不变的教学楼。闵玧其今天起的很早,所以体验了一次清晨的校园。原本打算在寝室待一天,可是,老在寝室闲着也不好,于是,他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找一下自己的灵感。
校园的绿色林荫道还是和往常一样的颜色,如果不是早上的温度有点低,闵玧其可能真的觉得还停留在那个盛夏。

一个人,慢慢的,不知不觉的又走到了第一次看见金泰亨的那个画室。闵玧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可能是觉得活动区更为安静,也可能是……怀着一点小心思,觉得自己会在这边碰上金泰亨也说不定。
推开画室的门,似乎和第一次来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画架上已经完成的画,却提醒着闵玧其,确实,夏天已经过去了。画架上原来没上完色的画已经涂满了色彩,颜色丰富但和谐。渐渐的走近当时金泰亨面前的那张桌子,上面依然铺满了画纸,素描,水彩,可能都是金泰亨画的吧,闵玧其心想“也不知道一个音乐生,哪里来的这么多时间画这些。”尽管心里嫌弃着,但也不得不承认,金泰亨确实很有画画的天赋。每一幅画都有着属于金泰亨独特的风格。
闵玧其的视线不自觉的被桌上那几张,画着同一张侧脸的素描给吸引,画纸上都只是一张低着头的侧脸,看得出很认真的样子,只是,眉宇间带给闵玧其的感觉有几分熟悉,但是他不敢确定,也不敢去猜想。
突然,闵玧其证实了自己的那份感觉。
不敢在“绘意”待很久,毕竟现在还没有正式放假,万一被画室的人看见了,难免有些不好。闵玧其抬手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到了十点左右的样子,离开了画室。
十点左右的天空很蓝,阳光也温暖的刚刚好,白云随意的飘着。随着夏天渐渐的离开,蝉鸣声好像也随着夏天的步伐远去了。闵玧其戴着耳机,在校园里走着,跟着音乐打着节拍,任谁看了,都是一副心情极好的样子。

顶着一张睡眼惺忪的脸,一头刚洗完没来的及吹的头发,金泰亨来到了画室。早饭也没吃,发现肚子空空的难受,一边从包里掏出牛奶,一边坐在了位置上,自己原本来取的那副画,后面被人留了言,原来有人来过画室,原来来过得人就是画上的闵玧其。
“金泰亨,我来过了,没想到我会找到这个地方吧?要不是这个地方,我也没想到你一个音乐生画画也这么好!但是,画的我嘛,当然没我本人帅了!是吧?其实我不是第一次来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快放假了,有时间我们见个面吧!
闵玧其 1xxxxxx0309 ,记得给我回电话哦!”
留言很显眼,就像是怕来的人看不到一样,放在了所有的画的上面,金泰亨也来不及想万一看见这条留言的不是自己怎么办,只是,留言背后的那副画确实是闵玧其没错。
画上是那天结业考试弹着钢琴的闵玧其,白色的T恤,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那头浅黄的头发,低着头,手指停留在黑白交错的琴键上。尽管是画,可是画中人那眉宇间独有的自信也十分传神。
当时金泰亨听说闵玧其和他同一场考试的时候就格外激动,能看到闵玧其的考试,不管是什么,都让金泰亨特别好奇,一曲弹完,他跟老师打完招呼就离开,金泰亨也没来得及和他认识,于是也离开了教室,回到了画室,突然间就想画下闵玧其当时的样子。只是,太在乎画的好不好反而让金泰亨仅画侧脸就画了好几张,最后,那一幕,终究是被金泰亨留在了心里,画在了纸上。
那天,太阳的余晖打在了完成的画作上,盛夏原本炙热的阳光,照在没有温度的画纸上,仿佛画里的人也有了温度,金泰亨的心也随之暖暖的。

金泰亨从未想过闵玧其会来过这个地方,也更不会想过,自己偷偷画下的他居然还被他看见了,心里也暗自庆幸还好将之前的那些带了回去。当初是担心自己画的闵玧其被“绘意”里其他的学长,学姐看见,就每次离开的时候都会带走自己画的有关闵玧其的一切。这张画真的是一个意外,画的太晚,就来不及收走,想着期末了他们也应该都不会来了,就没太放在心上,没想到,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居然被画上的人,看到了自己的画。心里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尴尬。
拿着画,照着号码,拨通了闵玧其的电话。
“嘟,嘟,嘟……”电话的声音配合着金泰亨的心跳,紧张却期待。
“喂,金泰亨吧?!”
“嗯,是我,留言我看到了。”
“这么快呢,我可是今天上午才留的,想着起码也得过一段时间才会收到你的电话呢。”
“那怎么电话一开始就知道是我。”金泰亨有点疑惑。
“猜一下呗,又不吃亏,是吧!”闵玧其戏谑的解释道。
金泰亨心想,要不是因为明天就要放假,今天来画室收收东西,那估计闵玧其就要等自己的电话等一暑假了,想想就觉得今天来了真的是太幸运了。
“那你,明天还有课么?我明天就放假了。”金泰亨问到。
“哦,还有一节课呢,最后一节了,不过上午十点就结束了。”闵玧其看了看课表,回答到。
“那好,明天十点,你教室见!拜~”没等到闵玧其回答,金泰亨抢先挂断了电话。
看着画后的留言,手机里的号码,以及现在还能清晰的想起说了那几句话的那一通电话,金泰亨对于一切的发生还是没有实感。
“咕~咕~”肚子的叫声把金泰亨拉了回来,拿起手里刚才打开的草莓味牛奶,喝完了。然后,把画室里所有关于闵玧其的画纸,不管大小,不管上面只画有一张侧脸还是一架钢琴,统统装进书包,然后满意的离开了画室。

头发半干未干,在太阳的照射下,少许的浅栗色头发被阳光打成透明,散发着光芒,斜挎的黑色背包,挂在耳朵里白色的耳机线顺延到黑色破洞牛仔裤的口袋,白色的球鞋踏在灰色的水泥地面上。面朝天空,贪婪的享受着阳光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还有那颗,属于金泰亨特殊的鼻尖上的小痣。

有了期待的日子总是来的特别快。
第二天早上,闹钟按照设置好的时间响了。起床气严重的金泰亨也立马起来了。找了半天的衣服,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穿着最舒服的衣服套上,白色的棉T,肩膀处还有被自己剪掉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刚好能漏出一点金泰亨好看的锁骨。黑色的阔腿裤大概是他衣柜里最多的衣物了,最后一双适合夏天黑色的凉鞋,简单,干净的出门了。
以前从宿舍到教学楼,总要经过好多无谓的地方,金泰亨总是抱怨学校的建设不合理,而现在,似乎距离短的金泰亨还没来得及平复心跳,就到了闵玧其的教室门口。
闵玧其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的牛仔外套,戴了一顶黑色的毛线帽,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教室前面的屏幕,一只手不安分的在转着一只铅笔。
“叮铃铃铃……”下课的铃声敲响了。
教室里的同学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说着假期的计划,突然一个人的声音响彻了教室,打断了所有人的议论,顺便吸引了他们的目光。
“闵玧其,我们去约会吧!”金泰亨站在门口丝毫没有觉得任何不妥的朝着闵玧其说着。
随着教室空气的突然安静,所有人将目光投降了那个和闵玧其约会的人,不是一袭长裙,长发飘飘的大美女,而是拥有着丝毫不输女生外貌的一个男生。然后将目光转向闵玧其,他确实在收拾着东西,然后背着包,出了教室,拉着他的约会对象,消失在所有吃惊和疑惑的目光里。目送着他们的离开,教室里又热闹了,只不过,话题变了。

“呀!你刚才瞎说啥!”闵玧其口是心非的责怪着金泰亨。
“我,没说错啊!是不是你和我约好了今天出去的,对不对,这不是约会是什么?嗯?”金泰亨眨着眼睛,一脸看似无辜的质问闵玧其,嘴角却掩藏不住那得意的笑容。
约会的地点是一家环境不错的咖啡厅。两个人完全看不出是刚开始认识不久的关系,有一搭没一搭极其和谐的聊着,金泰亨的话很多,总能找出好多有意思的话题,而闵玧其则总是表面上看似无意却认真的听着。
喜欢看他说起趣事时眉飞色舞的神情。
喜欢看他讲到笑点时肆无忌惮的笑容。
闵玧其看着金泰亨的笑容,一下子失神了。金泰亨在闵玧其面前晃了晃,
“想什么呢?我说什么都不听了,这么入神?”金泰亨有点赌气的喝了一口咖啡,没有往下说了。
“没有啦!在想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也是这么笑着在。”闵玧其喝着咖啡不好意思看金泰亨。
“第一次,在哪?球场么?”
“不是,还记得昨天的留言么,初夏,画室,是我第一次看见你,只不过当时我在外面,没进去。你当时好像在选画吧~我也是无意间晃到活动区,没想到居然还能看见一位画画的才子呢!哈哈哈哈~”
“那你,想不想知道,我第一次看见你,是在什么时候。”
“结业考试的钢琴曲?”闵玧其试探性的问道。
“不是哦!比那次要早,也是在初夏,篮球场。”
“呐!这是给你的礼物,第一次看见的闵玧其。”
礼物是一幅画,画上的就是闵玧其在阳光下,篮球场,打篮球的样子。
“那你第一次看见我选画的时候,我估计就是在选这一幅吧”金泰亨笑着看着闵玧其。
闵玧其被他看的不太好意思了,转移了一下话题。
“那作为回礼我也送你一样东西吧!”
闵玧其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选中了第一张照片,发给了金泰亨。
“看手机。”
“不会就是谢谢之类的话吧,要是谢谢你就直接说好了,还……”话没说完,金泰亨看见了照片中的自己。午后的阳光,偷偷溜进画室,好像怕打扰了认真选画的人,轻轻的照在脸上,浑身上下都好像散发着温暖的味道。
“哇!闵玧其,你居然偷拍我!”金泰亨有点得意的调侃着闵玧其。
“嘁,也不知道是谁画了那么多我的画像。”闵玧其也丝毫不认输的说道。
“那好吧!扯平了。”

不知不觉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咖啡店外的行人来来往往,从窗外看去,咖啡店里面坐着两位年纪相仿的少年,一位皮肤极白,时不时被对面的少年逗笑,露出好看的牙龈笑容,还有一位,总是笑着,露出好看的八颗牙齿和四方的嘴巴。画面很美好,让人忍不住的想驻足观看,倾听。让时光也想为他们流逝的再慢一点。
似乎因为到了要分离的时刻,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窗户上,配合着咖啡厅里的音乐,给这个快要过去的夏天添上了一曲换季的旋律。
原本打算等着雨停了再离开的两个人,无奈的看着窗外的雨越来越大,尽管好像是冥冥之中想让他俩呆久一点,可是实在是到了回家的时间,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店也马上要打烊。
虽然金泰亨还想听更多关于闵玧其的事情。
虽然闵玧其还想看金泰亨单纯的笑容。
但是时间真的不允许了。好心的店家把两把伞分给了他们一把,告诉他们,下学期或者以后有时间来还都可以。闵玧其和金泰亨撑起伞离开了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一把伞,两个人。尽管还是在夏天,但这突如其来的大雨,冷冷的潮湿感从四面八方袭来,雨水滴在地面,溅起的水滴,打在金泰亨的脚背上,一丝凉意蔓延全身,金泰亨忍不住寒噤了一下,闵玧其握住了金泰亨的手,想把自己的温暖也给他。两个人的身影在街灯下被拉的悠长悠长,托着它轻轻的走,唯恐被扯断,浓重的夜色,铺天盖地的落下来。金泰亨也反握住了闵玧其。往昔余晖染红的天空被夜色全部覆盖。

这场大雨,似乎预示着夏天的完结。从初夏到夏末,换季的这场大雨,手里的雨伞,陪他们走完了这最后的夏天。

“闵玧其!我们下学期,还来这家咖啡店吧!还伞……”
“好!”
“闵玧其!我们下学期,还一起打篮球吧!”
“好!”
“闵玧其!我们下学期,我陪你练钢琴,你陪我练画画吧!”
“好!”
……
“闵玧其!我们,在一起吧!”
“好!”

二 夏天 画室 你


初夏,但阳光炽热,打在皮肤上,似乎也能听见噼噼啪啪的微响。盛满睡意的校园,午间时刻,悄无声息。
闵玧其独自一人在校园里闲逛。
空旷的操场,安静的教学楼,篮球场被太阳烤着,散发出一股属于它特有的气味。在这样的午间,林荫道也显得格外刺眼。
慢慢的,闵玧其晃到了校园的课外活动区。学校里面都是音乐生,兴趣嘛,估计也都是音乐相关,他实在不明白这个活动区有啥用,至少对于他来说,没任何作用,除了没事晃到了这里,不然他估计不会走进这个地方。
“要不找个安静的地方写写词也好。”
“绘意,这么文艺的名字,是干嘛的……教室挺大的,进去看看……”
闵玧其刚把上扶手,却透过窗户看见了……
画架上还摆着未完成的一幅作品,底稿已经画好,颜色却上到了一半,不知道为何没上完,闵玧其不知道,也懒得去猜想。接着,目光不自觉的移到了坐在画桌前面的少年身上。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画纸,有的估计是已经完成的,有的可能是未上色的,还有的可能是那位少年自己画的素描。少年似乎在挑选着,想找出一张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吧。
午间阳光太过刺眼,透过玻璃窗打在少年的身上,浅栗色的头发上,睫毛上。迎着阳光,看着手里的画,少年笑了,应该是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吧。露出整齐的八颗牙齿,四方的嘴巴,高挺的鼻梁,完美的下颚线,以及眯着的小眼和因阳光的照射下过分好看的整张脸。

“铃铃铃……”
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闵玧其里面把手里的手机按掉,然后飞一般的逃离了画室。
“我又没干什么,那么心虚干嘛。”
闵玧其心想,看了一眼手机,关上,装进口袋,离开了活动区的大楼。
画室里的少年,全然没被打扰,可能刚才一刹那的铃声他也没听见吧。任然盯着手里的那幅画。
画上是一个投篮的少年,黑色的毛线帽挡住了大部分的浅色头发,宽松的红色卫衣很适合他,皮肤显得更加白了,刚刚好露出的脚踝,以及跳起投篮时离开地面穿着白色运动鞋的脚。

盛夏的炎热总是让人格外慵懒,不想离开寝室,不想出去,不想去任何有太阳的地方。校园里,知了也在深深的叫着,大概是用生命在歌唱,也因为这样的叫声给夏天增添了它独有的那种燥热之感。
待在宿舍的闵玧其套上了一件简单的白T,搭配浅色的牛仔裤和红色的匡威,干净的搭配,然后顶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去参加最后的期末结业考试。来到了教室,似乎是太早了,还没有到自己的顺序,于是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偌大的教室被来考试的人填满,每个人应该都是在准备自己的考试内容,唱歌的,忙着记词,忙着开嗓,弹吉他的忙着调弦,忙着试音,只有闵玧其,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坐在教室里,倒是显得格格不入。
“I heard that you're settled down
That you found a boy and you're married now

Never mind I '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
低低哑哑的嗓音从教室前面考试的地方传来,闵玧其不自觉的被歌声吸引,听完了整首歌。如果说原曲给闵玧其的是一种心痛惋惜的感觉,那为什么这首给他的感觉竟是竟是一种莫名的温柔。好奇心趋势闵玧其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有那么温柔的嗓音。看到了那个人的侧脸竟觉得有几分熟悉,打开手机,翻开相册,第一张就是他,原来,那天在画室里面的少年就是今天这个唱歌的他。
当时的场景,美好的就像一幅画,闵玧其不自觉的拿出了手机,抓拍了那一幕。尽管看了很多次,可是没看一次,闵玧其还是觉得美好的不太真实。
今天居然又看见了他,第一次可能是偶然,但既然遇见了第二次,自己怎么样都得知道他到底是谁吧,相册里的人,至少自己该知道他叫什么吧。于是闵玧其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身边的同学
“那个,刚才唱歌的男生是…”
“哦!你是说那个老师旁边的男生么?”
朝同学手指的方向,闵玧其刚好又看见了他那个标志性的笑容,失神的点了点头。
“金泰亨,声乐系二年级的,很可爱的男孩子,老师们,同学们可喜欢他了,据说画画也挺棒的,活动区里面那个画室里面都是他自己画的画。”同学笑着给闵玧其说出了他知道关于金泰亨的所有。
“然后啊,他……”
之后的话,闵玧其也没听进去,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看见金泰亨的时候,阳光下浅栗色的头发,然后,笑容……
“下一个,闵玧其!做好准备哦!”老师的一句话将闵玧其的思绪拉回到考试现场。
“那,同学谢谢你哦!我先去准备考试了。”

考试教室选的不错,所以才让这个什么都没准备的天才闵玧其找到了自己的考试内容--钢琴。
一曲弹完,考试结束,闵玧其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发现正看着自己的金泰亨,原来他还没走,然后还看着自己弹完了整首曲子,来不及考虑自己刚才有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正常水平,跟老师打了招呼之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教室。
他似乎有点害怕和金泰亨对视,为什么呢?是因为上次偷拍了他,还是……
金泰亨还在想,这个天才不就是那个篮球场的少年么,那个自己偷偷画下来的少年么。原来不仅篮球打的好,钢琴也弹的这么棒,那我一定得认识认识才行。

一场突如其来的篮球赛,让闵玧其再次见到了金泰亨。盛夏的傍晚,炎热的气息不减,但空气里夹杂的微风让人感觉很舒服。篮球场上也依旧被人占满,篮球拍打地面的声音,传球,得分的喊声互相交错。金泰亨突然的到来,突然的加入,让闵玧其有点猝不及防,但他掩饰的很好。
比赛的上半场,闵玧其一直领先,但他有点担心太打击金泰亨,,于是有意无意的让金泰亨进球,看的出来,因为进球金泰亨很高兴,笑容挂在脸上,得意之情跟第一次进球一样。
傍晚的余晖,并不晒人,晚霞也映红了半片天空,金黄中带着太阳特有的红光照在金泰亨挂满笑容的脸上,闵玧其一下失了神。
想你的时候心脏会骤停,见你的时候心脏会狂跳。大概就是闵玧其现在的状态。
下半场,闵玧其有点私心,因为他太过于贪恋那个笑容,一直默默的降低自己平时的水平,为的就是让金泰亨多进几个球。为的就是多看一下你笑的样子。
比赛终了,金泰亨慢慢走进闵玧其
“闵玧其,认识你很高兴!我叫金泰亨,你篮球打的真不错,但我也不赖,是吧!下次有机会再一起打球哦!”
“其实你打球挺菜的,但认识你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闵玧其心里想着。
不知是运动过后太热,还是余晖印在了脸上……
总之,闵玧其,脸红了……

一 初夏 篮球 你


总记得第一次遇见你的夏天,阳光明媚,有你,有心跳。

金泰亨大概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看见闵玧其的情景。那时的天空很绚烂,阳光透过无数密密实实的榕树叶子落在他的身上。红色的宽松卫衣,黑色的休闲裤,露出好看的不像是男生的脚踝,脚上是一双简单的白色运动鞋,还有被黑色的毛线帽遮住了只露出些许刘海的浅黄色头发。细碎的阳光照亮了他的脸,浅浅的笑容,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和粉色的牙龈。
这个夏天,注定不平凡。
金泰亨踩着脚踏车,停在绿色的林荫道下失神的看了那个打篮球的少年好久好久,汽车的鸣笛突然将他拉回现实。随之,骑着车,离开了球场,也带走了另他心跳的一幕。
来到画室的金泰亨,无所事事的在桌上挑挑捡捡,再看看画架上还摆着之前完成的底稿,随之拿起笔刷开始上色,上到了一半,看着外面被红霞映红的半片天空,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篮球少年的身影。来不及多想,里面放下手里的笔刷和颜料盘,金泰亨拿起铅笔就开始把脑海里的那一幕,开始在纸上还原。
画好了那个被阳光围绕的少年,金泰亨开始看着那副画思考了起来,不知为什么,他开始好奇这位少年,好奇他的所有。

夏天总是冗长且乏味。但篮球少年的出现却给金泰亨原本没有生气的夏天似乎带来了一丝趣味。盛夏也带着燥热来到了这个校园,天空的蓝色就跟金泰亨油画上的天空一样,浓重,艳丽,棉花糖似的白云柔软的在天空上飘着。校园的足球场绿的刺眼。这盛夏独特的味道,和简单枯燥的蝉鸣总让人感觉睡不够。金泰亨托着疲惫的身体赶往教室参加期末的结业考试。
作为声乐系的学生,金泰亨想都不用想当然是唱歌了,选了最近经常在听的一首,歌词也比较好记。赶到教室的时间刚刚好,不久就轮到了自己的顺序,一曲唱完,准备继续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去睡觉,却无意间看到了将要考试的同学,那个熟悉的身影。
深蓝色的T恤随意的扎在浅色的破洞牛仔裤里,红色的匡威好像衬得脚踝更加的白了,还是一头熟悉的浅黄色头发。
原来他就是那天阳光下让金泰亨突然心跳的篮球少年。
既然看到了,那肯定就要听一下他的歌声啊,可是,谁能想到他出其不意的弹了一首钢琴曲,也是,金泰亨也无法确定他是不是声乐系的学生。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琴键上游走,细碎的刘海遮住了额头,低头深情的样子也在好看的眉宇间一览无余。紧接着,心跳的声音配合着琴声让金泰亨忍不住的脸红了。
一曲弹完,篮球少年急匆匆的跟老师打了招呼,离开了教室,金泰亨也走过去跟老师说了再见准备离开,其实他的目的是为了看到名单上落在自己后面的那个名字。
“闵 玧 其……”金泰亨心里默念着,心跳也随着这个名字停了一拍。
赶忙来到画室,金泰亨想了想,还是忍不住的把留在心里的那一幕,拿起了笔画了下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金泰亨已经开始慢慢的画着,关于闵玧其的一切。
画室外的风景很好,是一片绿色的树林,一丝风吹的树叶沙沙的响,阳光也随着摇晃的树叶一闪一闪的。
画室内,天花板上的电风扇发出咯吱的声音,安静的出奇的画室,电扇的声音格外突兀,金泰亨认真的侧脸在阳光的投射下,打在了画纸上,阴影中的那个人,正是弹着钢琴的闵玧其。

夏天也静悄悄的在指缝中偷偷溜走。在这夏天的尾巴上,金泰亨和闵玧其相识了,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篮球赛。
每天在宿舍也是闲着的金泰亨在室友的建议下终于离开了宿舍来到了球场,可能是天气太好,也是,这样的天气,篮球场上最不缺的就是人了。
突然间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身影,金泰亨觉得这次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认识他。
“那不如,我们和他们一起吧!”金泰亨手指着那个浅黄色头发的少年,跟室友建议到。
球场嘛,都是哪里有地方,男生们就往哪里去,私心也有,于理也同样说的过去,金泰亨反正就这样和闵玧其开始了一场篮球赛。
闵玧其好像真的特别擅长打篮球。上半场下来,几乎都是他在进球,金泰亨也知道自己似乎找错了比赛的对象,心里有点对不起室友,但那有怎样,能够看见他,足够了。上半场快要结束,金泰亨转运般的进了一球,开心的跟室友一个劲的炫耀,笑的八颗牙齿都看的清清楚楚。
下半场的金泰亨,似乎是找到了感觉,也可能是好运降临,进了很多球,但结果早已写好。不过输赢对他来说都无关紧要,因为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
“闵玧其,认识你很高兴!我叫金泰亨,你篮球打的真不错!但是我也不赖,是吧!下次有机会还一起打球哦!”
说完了这些话,金泰亨留给了闵玧其一个标志性的笑容,离开了球场。

“闵玧其,我们算是认识了吧!”
金泰亨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心跳也习惯性的随着这个名字漏跳了一拍。